首页> 大胆爱> 有态度> 傅蕾蕾:我不想做艺术家 艺术家让人“讨厌”

傅蕾蕾:我不想做艺术家 艺术家让人“讨厌”

时尚COSMO 大胆爱丨有态度 来源:时尚COSMO
2015-03-04 08:38
她有一个无人不识的艺术家外公,长在一个艺术氛围浓厚的大家庭,本人也是香港收藏界知名的策展人和鉴赏家,但傅蕾蕾却坚决不当艺术家,在她看来快乐画画比当个艺术家更自在。

傅蕾蕾

国画大师傅抱石的外孙女,Gallery Article创始人、艺术品鉴赏家、古画修复学徒、插画家

她有一个无人不识的艺术家外公,长在一个艺术氛围浓厚的大家庭,本人也是香港收藏界知名的策展人和鉴赏家,但傅蕾蕾却坚决不当艺术家,在她看来快乐画画比当个艺术家更自在。

在本次采访后不久,傅蕾蕾突然离开了我们,令人扼腕。COSMO谨以这次的采访献上对她的深深怀念。

傅抱石

近代知名的国画与篆刻大家,曾任江苏省国画院院长

傅蕾蕾接受采访的前一晚,彻夜未眠,不是因为春拍将近忙着做功课,而是画画,画漫画。傅蕾蕾被母亲傅益璇称作一个“形迹可疑”的人,因为她什么都做,买画、卖画、修画、画画,但凡是什么都沾的人,总有些“不端正”的嫌疑,何况是在这样一个大家族。

傅蕾蕾随母姓,母亲傅益璇,阿姨傅益珊、傅益瑶、傅益玉,舅舅傅二石、傅小石,都是画家,而外祖父傅抱石,更是中国享誉国际的画家和绘画研究专家。

这样环境浸染下的孩子,是不可能没有一点艺术细胞的。比如,她喜欢用具体的故事表达观点,讲故事时情绪也极为丰富。她会很兴奋地说,2013年春拍到秋拍期间,她卖了五六十幅自己的漫画作品,特别开心。她也会生气地说,最近有些报道说她出身大家庭,却在中环这边裱画,言下之意是,掉档次。“真是气死人了,还有人说我借张信哲炒作。”(傅蕾蕾访台时,张信哲曾拿着自己收藏的慈禧太后龙袍到现场助阵。)傅蕾蕾不想做艺术家,她说,做艺术家让人“讨厌”,“我家一家子艺术家,人人都有‘脾气’,不好相处,但艺术家没了‘脾气’又怎么会有好作品?”

画比钱重要

傅蕾蕾外公去世时,留下许多画作,但一家人最后决定把画都捐给南京博物院。当时也是轰动一时的新闻,这批遗作在2007年的市值就是5000万人民币起底。“折腾来折腾去,很伤画,我们一家吃穿都不缺,如果是好画,就应该拿去博物馆好好保存,不要拿去卖。”

说到画作的受损,傅蕾蕾有过近6年的拍卖行工作经验,头2年在嘉德拍卖,后来又在佳士得待了4年。每年两季拍卖,看到买家不懂保养画作,画作展览时一开、一卷又要受损,挂起来拍卖,还有被照相机、大家围观评论的唾沫星子污染。“真的是挺心疼的。”

于是,傅蕾蕾干脆就去学古画修复。19岁的时候她就想师从一位老师傅,对方没同意。10年后,傅蕾蕾离开佳士得后,终于得到老师傅的青睐,收作徒弟。“一般裱画、修复是不外传的,因此我格外珍惜这样的机会。”好多人问傅蕾蕾,为什么要辞职,找份几千块一个月的裱画工作?傅蕾蕾倒觉得,一来钱不是很重要,每年买卖一些字画,也能贴补生活需要;二来,自己意不在学习裱画的工序,更关键的是去了解画作的每一个细节。“学习修复和裱画,你就会钻研画家用的纸张,印泥的颜色,每幅画的物理成分、化学成分。有些水墨、书法年久氧化,看得多了,你也会发现哪些霉点是天然的,哪些是后期熏出来的,真伪就能辨别了。”

惜画之心也体现在傅蕾蕾自己的收藏上,“只要我有钱,一定去买画,不买画的时候就是没钱了,也就会鞭策自己要做事赚点钱了。” 现在她的收藏品已经初见系列。


 

从画童到鉴宝大师

对于世家女孩的种种想象你似乎都可以在傅蕾蕾的童年找到。小时候,外婆过生日,傅蕾蕾要亲自画卡片给外婆。她临摹了一只鸟,惟妙惟肖,大家都觉得这个外孙女日后要做大画家。

傅蕾蕾的父母离婚后,傅蕾蕾就随着母亲搬到温哥华。那个时候,傅益璇每天从外面挖一盘沙,再买来一磅重的铁钉,让傅蕾蕾在沙上练字,练半小时,休息一刻钟。傅蕾蕾回忆这段生活,笑着说:“现在,字不敢说写得多好,打人的力气倒是挺大。”小时候,傅蕾蕾还是母亲的“画童”,母亲画画的时候,她就在一旁磨墨,拿笔……她不抗拒,但也不盲从,她知道自己喜欢的是漫画。父亲曾给她买过不少连环画,傅蕾蕾惊喜地发现,原来画也能如此直观地表情达意,也就一下子爱上了漫画。没有人教她,她就自己随处画。

温哥华待久了,傅蕾蕾说自己也有些洋鬼子的脾气,想打工赚钱,她应征电视台播天气预报,又跑去餐厅给人端茶倒水。有一次,她刚在电视台录完节目,就赶到餐厅上班。为一个客人服务时,电视里恰巧播放她的镜头。那位客人看看她,看看电视,就问她:“你这么缺钱吗?”“当然我妈很疼我,只是我想自己赚钱,多见见世面,多学一些生活经验。”

进拍卖这一行,也算尊重家族传统。不过“傅抱石的外孙女”这个头衔的确让她顺风顺水。一些老行家,从小看着傅蕾蕾长大,觉得傅家人眼光准、信誉高。刚开始的信任在艺术经纪这行很重要,赢得了信任,才有生意做。

在传统想象中,像傅蕾蕾这样出身优渥的世家子弟,必定是谦逊有礼,深居简出,过着低调精致的生活。但傅蕾蕾却是个耀眼的存在。她扎实的艺术品鉴定知识和风趣的表达能力,让她成为Discovery频道推出的系列节目《宝物鉴价大师》 的五位国际鉴价大师之一。作为唯一的东方面孔,以及画作和工艺品的权威,她和其他四位评委斗智斗勇,各显其能,运用各自的购买策略,将具有价值的收藏品收入囊中,在观众中很有人缘。

真正让傅蕾蕾一鸣惊人的是2013年初她的一篇微博。她指出一场在香港展出的大师画展中的傅抱石展品全部是伪作,引起业界的震动。连一向比她性子还硬的母亲都怕她万一判断失误反而落人口实。但事实证明了傅蕾蕾的正确,让傅家人再次赢得了业界的敬意。

做个业余的艺术家

即便再顺利,傅蕾蕾的秘密花园还是画漫画。以前是自娱自乐,后来在一次深圳博览会上,傅蕾蕾发现自己的画有商业价值。那一次本是母亲傅益璇的画作展览,但画作没有按时送到现场,傅蕾蕾就临时把自己的画挂上去,结果卖得精光。她特别开心,觉得自己的画也有人买,一下子就有了底气。



傅蕾蕾的画里有小狗,有五彩斑斓的糖果岛,有母亲坏脾气的样子……你真想不到,眼前这个叱咤艺术界的金牌经纪人,脑子里是这样的天真烂漫。当然她也知道钱很重要,所以即便离开了佳士得,她依旧在伦敦开了个小公司,买卖一些画作。自己在香港也有一个Gallery Article,做一些展览,帮艺术家卖一些画。聊到即将到来的拍卖季,傅蕾蕾的声音一下子有些疲惫,“拍卖季就是饭局啊,去拍卖现场啊,帮客人看作品啊,不过好在可以见见老朋友。”只要拍卖季一过,傅蕾蕾就会躲在家里画画,几天几夜不出门。现在她已经在规划自己的画册和展览。COSMO问她,那你会做一个漫画家吗?她说:“我只想做个业余艺术家,真的艺术家要有脾气,我不想做个‘难相处’的人。”



一家人说一家人

傅益璇说傅蕾蕾

我的父亲傅抱石从没有说过要子女继承衣钵,尽管父亲是个伟大的艺术家,但子女能得到珍贵遗传的概率微乎其微。如果也画画,大概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才能,只是环境造就的方便而已。到了我女儿这一代,画家可免,从事与艺术相关的行业就好。因为画家通常好穷,穷画家盼有名,成天要望天打卦。女儿遗传了我 “包扭颈”的性格,年初的时候在微博上曝光某家傅抱石专场拍卖的拍品全部是伪作,我怕她有事,赶紧打电话问,她反而十足把握,猛叫我放心,后来果然证实她判断正确。

傅蕾蕾说傅益璇

我妈妈是个很强势的人,大二的时候,我从一个理科生变成一个艺术史的学生,是我妈妈的意愿。后来我到嘉德、佳士得工作也是听从她的意愿,遵从家里的传统。从小妈妈对我就严格要求,比如要我每天在沙子上练字;她画画的时候,我要在一边做“画童”,铺纸,研墨。即便现在我去别人家做客,她也要提醒我,要不要带个大火腿去啊……

不过,严格的家教对我也是有益的,让我凡事都懂得不要妨碍到别人。而且我妈妈是艺术家,艺术家是要“有脾气”的,不然作品就没有生命力。听说我外公也是个“有脾气”的人。不过,在这一行中,傅抱石外孙女的头衔还是让我赢得了很多信赖,觉得傅家的孩子做事会比较踏实。

提示

收藏

分享

© 版权声明:本内容由“时尚COSMO”原创,未经允许,请勿擅自篡改、抄袭或转载。如有任何合作意向或疑问,请直接与“时尚COSMO”联系。

下载HiGirl APP
一起聚会玩

关注我就让你
变 时 髦!

你扫一下试试
不好看请你吃饭